希望是最宝贵的东西——父亲抗癌四年

06-14 14:20

肝肝-小艾屋

关注 15491 ·帖子 12527 ·阅读 21727730

>

文章来自咚咚社区,进入社区查看更多内容

父亲从2017年患肝癌至今已经四年,期间经历手术切除,预防性介入,肺转移放疗,脑转移放疗,肝部复发消融。药物使用过索拉非尼,仑伐替尼,PD-1,接下来打算用T A。现将经历和大家分享,希望可以给患者家属们带来一些希望。


98年体检发现肝部有一个3厘米占位,医生确诊是血管瘤,而后定期随访。


2010年,因为肝纤维化开始抗病毒治疗。


2017年1月,原先的占位略增大,甲胎蛋白略升高,医生未要求治疗。


2017年6月,占位明显增大,甲胎蛋白到40多,转战中山医院,确诊肝癌。肿瘤8*8CM,位置适合手术,故同月实施肝部分切除术,甲胎蛋白恢复正常值。


2017年9月,做了一次预防式介入,并开始服用索拉非尼。


2018年11月,甲胎蛋白升高,胸部CT显示有四个疑似转移灶。


2019年1月,确诊转移灶,从索拉非尼转用仑伐替尼。而后两次检查肺部病灶均有缩小。


2019年6月开始使用PD-1。


2020年5月,肺部转移灶增大,采用放疗。


2020年10月,不明原因头晕,确诊小脑转移灶4cm,医生说肝癌脑转移很罕见。根据我自己查询文献显示,肝癌脑转移发生率0.9%,预后极差。放疗医生直言一般生存期两周左右,随时有可能脑出血。采用放疗后,父亲状态非常差,全天呕吐,只能靠挂水降颅压。

九死一生,父亲挺过来了。脑转移病灶明显缩小。


2021年2月,肝部出现复发灶,采用消融术。


2021年6月,肝部再次出现复发灶,肺部出现十来个微小转移灶,仑伐替尼和PD-1耐药,准备换T A。


回顾这四年,一路走来实属不易。父亲的心态很好,积极配合治疗,各种治疗也都发挥了作用。这时代癌症已经不是绝症,最近三年治疗肝癌的药物井喷式增加,只要摆好心态积极应对,就会有希望。
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点击查看全文
阅读 7300
精选留言
查看全部评论